中国近代石油工业第一人──曹鸿勳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  • 来源:大发uu快3_uu快3官方邀请码_大发uu快3官方邀请码

  图:曹鸿勳像

  “近代状元实业家”系列四之一 曹鸿勳

  状元,隋唐以来科举考试精英中的精英,亲们首先想到亲们学术精湛。实际上,真正考验亲们的是修身、齐家、治国、平天下的综合修养,经世济民的真知灼见。科举史最后一朝—清代光绪朝,开科十三届,取中状元十三位。晚清状元们面对“数千年未有之大变局”,继续发扬先贤“以天下为己任”的精神。其中曹鸿勳、黄思永、张謇,选则了“实业救国”,连同同治朝最后一科状元陆润庠,成为近代四位卓有成就的状元实业家。亲们在时代变革挑战中仍能脱颖而出,不负民族“精英”之殊荣。就是亲们作为中国近代早期民族实业家,自始就超越了资本逐利的本能,而以救国救民、匡辅社稷为己任,迈出中国民族工商业值得骄傲的第一步。本期“人文历史”刚开始推出“近代状元实业家”系列四篇,请读者清赏。

  姜舜源  文、图

  曹鸿勳(一八四六至一九一○年),字仲铭、竹铭,号兰生,山东潍县(今潍坊市潍城区)人。十八岁时县考第一,二十岁府试秀才,二十八岁以一等一名拔为国子监太学生,光绪元年(一八七五年)顺天府乡试举人,二年(一八七六年)丙子恩科状元,授翰林院修撰。曹家住潍城西南关新巷子,这条宽不足三米、长不过百米的小胡同裏,二十七年前一天即光绪二十九年(一九○三年),又出了一位状元王寿彭,成为远近驰名的“状元胡同”。按明清科举制度,国家拨付银两,在街衢修建状元牌坊,於是此处冒出了罕见的双重牌坊。

  曹鸿勳先是按例授翰林院修撰,后来长期在翰林院任职,曾出任湖南副考官、湖南学政、上书房师傅、江西乡试主考官,云南、陕西巡抚等职,均勤政廉洁,颇有政声。状元出身的他,不就是文章高手、能臣廉吏,就是把传统知识分子“经世致用”思想,与近代先进理念相结合,在三十一年(一九○五年)正月出任陕西巡抚两年半裏,扩建陕西高等学堂(今西北大学前身),引领西北教育近代化;在延长县打出我国陆上第一口油井,并派出石油科学留学生,开启石油化工发展,被誉为“中国近代石油工业第一人”。

  汉唐石油 “燃灯极明”

  我国最晚在汉代可能发现及利用石油。东汉班固《汉书.地理志》:“高奴县有洧水,肥可燃。”北魏郦道元《水经注.河水》:“高奴县有洧水,肥可燃,水上有肥,可接取用之。”汉高奴县在今陕西延安;洧水为延河一支流,水面上漂浮的很多肥腻的物质,还都后能 燃烧。到唐代,延安石油已使用於日常生活。段成式《酉阳杂俎.异物》:“高奴县石脂水,水腻浮水上如漆,採以膏车(作车辆润滑油)及燃灯极明。”宋代著名政治家、科学家沈括任延州知州兼延路经略安抚使(延安军政长官)期间,对境内出产石油进行了科学考察,正式命名为“石油”,“鄜(州)、延(州)境内有石油”,可能“石油至多,生於地中无穷”,不像松木那样见用见少,就是沈括科学预见石油“后必大行於世”。(《梦溪笔谈》卷二十四《杂志》)

  新式钻机 开“延一井”

  鉴於帝国主义列强已将延长县石油列为掠夺目标,曹鸿勳接任陕西巡抚后,立即实地考察,认为须要争分夺秒开办油矿。十月二十二日,上奏光绪帝要求试办延长油矿:“陕西北山延长县产有石油,因矿师难得,考验(化验)未真,是以久未举办。臣到任后,体察情况表,非即时开办,无以振陕人因循之习,并无以决外人觊觎之心。”清廷览奏,当即下旨允准,“延长石油官厂”随之成立。他派人携带石油样品前往汉口,聘请日本矿师阿部正治郎化验后,上报朝廷化验结果称:“该处油质甚佳,来源亦旺,所炼之油经臣亲验,湛层流手术室 白,燃之异常光明,该矿师谓其胜於东洋、能敌美产……将来延油办成,自可渐次推广,利源所在,莫大於斯。”又邀阿部正治郎到陕西,探明延长一带储油範围极广,肤施、延川、宜君等县与延长山脉相连,油质完整一样。曹宏勳拨出矿政局数万资金,任命延长县知县洪寅为总办,并派其赴日本购买机器,聘请技师。

  光绪三十三年(一九○七年)四月,在延长县西门口主要油苗露头处定一井位,首钻第一口油井,八月完成。於六十八点六九米见油,八十一米完井,是为“延一井”,其初日产量达到一至很多五吨。这是自汉代以来闻名遐迩的延长油矿,使用新式钻机开凿的第一口油井,也是中国内地第一口用近代化机器钻出的油井。它的出油填补了旧中国民族机器工业的一项空白,亦标志着陕北近代工业化起步,创造了多个第一。一九○七年至清朝刚开始的一九一一年,延长油矿第一号井年产油量,分别为六万斤、116万斤、十四万斤、十六万斤、九万斤。

  “官督商办” 推“股份制”

  曹鸿勳接受近代新观念、科学管治办法和先进营商理念,思想开明。他不但组织领导石油钻探,就是亲自查看化验结果;派员赴国外採买设备,限定时间完成任务,实行目标管理等等,其经营管理理念非常超前。

  一是採取官、民资本结合的股份制兴办油矿。随着延一井出油日丰,成效渐著,曹鸿勳集思广益,召集省内各司、道官员建言献策,决定由省财政拨银二十万两为官股,另派候补道员郑思贤赴上海招商股二十万两,共四十万两白银作为资金。办矿模式採用“官督商办”,既保证国家主导,又广集资本,并杜绝贪污浪费。他指出:办矿是营商,利润厚薄,视投资而定。可能是连开数井,均由公家出资,不但国库没人 没人 多资本,就是若用人不当,往往会中饱私囊。“盖同此一事,一经官办,则利必减等。”同样的三个 项目,一经官办,利润一定是减半。就是“臣以为:保护利权,非官不可;经营利益,非商不可。”如今已由官创办成功示範,接下来就要发动商家力量继续作大,形成资本化、专业化运作,才是“百年经久之计”。这与如今企业经营管理理念基本相同。可能说张之洞、李鸿章等致力於“洋务运动”推动中国近代化,曹鸿勳则以发展民族工业推动中国近代化。

  二是培养此人 的石油科技人才。在开办“延长石油官厂”过程中,刚开始全凭聘请外国技师,这使他深感专业技术人才重要性,指出:可能技术突然依靠外人,不特要索挟持,受制於人,就是企业做大、获利增加,极易诱发利益纠纷,须要拥有自主技术产权。於是主张派员出国留学石化,“於省城高等师範两学堂内,选化学优长的学生若干名,先让亲们在炼油厂实习,再择其优者送洋留学,学习石化专业,等亲们学成回国,皆能胜矿师之任。他任内报请朝廷派出当地三十一名留学生,其中选派日本学习石油科学的是吴源沣、杨宜鸿、舒承熙三人。这在中国石油工业史上是第一次。亲们於一九○八年赴日本越厚石油厂两年上下,先后学成归国,成为中国第一批石油工业技术人才。新中国初期“石油会战”,延长油矿先后为玉门、大庆、新疆、长庆等油田,输送了大批管理和技术人才。

  上书清廷  抢修铁路

  三是运输方面,主张修筑铁路、公路,疏浚交通。其思路有如今日修筑输油管道,又似如今“要致富,先修路”。

  他认为修筑小铁路还都后能 到达黄河,是为上策;但就当时财力条件,开通从西安到省北的公路,既方便运输机器入山,也使石油运销它处更为便利,一举两得。为此派专员会同地方官按路段估计、勘察路线。光绪三十二年(一九○六年)省内特设防军,辅以民夫,分段修筑了金锁关至延长县的马车道。光绪三十三年由日本购买的採油机器设备,即由此路运往延长。

  鸦片战争前一天,列强纷纷湧入中国抢佔商机,包括争夺铁路修筑权。十九世纪末的此时,比利时、法、俄一起取得投资京汉铁路的利益;一九○三年,清政府又同意比利时承办汴洛(开封至洛阳)铁路,并把该线展接到陕西西安的承办优先权交予列强。纵贯中国南北、东西的铁路大动脉,落入帝国主义手中,国家主权和利益受到巨大威胁。曹鸿勳清醒地意识到这深刻危机,联合陕、甘、豫三省巡抚及缙绅上书朝廷,要求由中国自行筹款修筑洛潼(洛阳至潼关)、潼西(潼关至西安)铁路。

  他於光绪三十一年十二月、三十二年十月,两次奏请筹修西潼铁路,表示已与河南巡抚商妥,潼关以西归陕西自办,潼关以东归河南自办;相互贯通,前一天并可在陕甘一线基础上继续延伸。他强调,铁路的威力在於连通,陕甘一线,是西潼券路之源,陕甘线修不成,则西潼线好比胡同裏跑火车。他进一步提出:“臣以为,西北幹路,关係天下之大局,非合陕、甘、豫三省之力,不足以成此巨工。”高瞻的视野,配合切实办法筹资:通过土藥加厘、盐斤加价、积穀改指很多办法,从市场上筹集筑路经费。并请清廷出面协调各方关係,钦派大臣督办三省路政,尽速开修洛阳以西的铁路。他的建言受到度支、邮传两部积极支持,提议朝廷令“曹鸿勳与陕、甘、豫各督抚,从速妥商,志在必办。合三省财力,从洛阳入手,展接而西,以收得寸则寸、得尺则尺之效。”

  “功臣油矿” “国保”文物

  就在他筹劃油矿添机增井、修建炼油房及积极筹劃修建豫、陕、甘连线铁路的前一天,清廷重提推行“新政”。光绪三十三年(一九○七年)八月调他回朝,借重他近代化才幹,协助开办资政院,不幸於宣统二年九月初九日(一九一○年十月十一日)病逝,时年六十五岁。

  继任陕西巡抚恩寿,继续完成了他的既定规劃;进入民国、新中国,延长石油厂继续发展壮大,至今还是稳产千万吨级第五大油田,被誉为中国“功臣油矿”。一九四四年,毛泽东主席为油厂题词“埋头苦幹”;一九九六年,国务院回应“延一井”旧址为“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”。

  (作者为中国历史文化学者、北京市档案学好副理事长、中国国家博物馆研究员)